风尘-武林派风尘

 

九七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第一次见到白兰,她带着满身的雪花从酒店大门轻轻巧巧的走了进来,一双妩媚的眼睛左顾右盼,最后落到我身上。

「喂,你是服务员吧?我问你点事。」她甩着满头被染成暗红色的头髮,将头上的雪花甩掉,那头柔顺的红髮就像一团火焰,照亮了稍显昏暗的室内。

「叫我啊?」我指指自己问她。

她把嘴一咧,笑得像朵花一样,「你这个人真有意思,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我坐在吧檯里看着她慢慢走到吧檯前面大方的坐下,然后把一只手支在她圆润的下巴上瞇缝着眼睛瞄我,「喂,你们老闆在不在?」

我摇摇头告诉她:「不在啊,她还没来呢。」

「那小白呢?他在不在?」得到我否定的回答后,她皱了皱弯弯的眉,「是吗?那我在这里等他们好了。」

她说着就把手臂交叉平放在吧檯上,然后把头枕了上去,随即又猛的抬起头来,「喂,那个谁啊,你们老闆或者小白来了叫我好不好?我有点睏了,先睡一会儿。」

我答应一声,她却没什幺反应,不会这幺快就睡着了吧?

我摇摇头,拿出口布从椅子上站起来擦拭起即将摆到架上的各色洋酒。边擦边看这个趴在吧檯睡觉的姑娘,她是什幺人啊?难道会是小姑的朋友吗?还是小白手下的小姐?

虽然还不能确定,但我心里已经把她当作是一个小姐了,怎幺看怎幺像,尤其是那头红髮。

将洋酒摆上架之后服务员们也陆续到了,纷纷和我打过招呼之后便开始了营业前的清扫,我则拿出英语教材,继续背单词,準备汉城大学的入学考试。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在剩下的这大半年时间里学不出什幺来,毕竟扔下功课已经快六年了,在部队期间我高中里学的那点东西早都忘得差不多了。

复员后到现在的这两年时间虽然一直在音乐学院上学,但想在音乐学院这种专业性很强的大学里好好学文化课那是不现实的,而且当初我削尖了脑袋考音乐学院,除了有给自己二十来年钢琴生涯一个交代的目的以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音乐学院是江湖上盛传已久的美女集中营,我天生好色,而且眼光颇高,那种美女如云的地方自然对我有吸引力。

这两年在那里究竟学出个什幺名堂估计连上帝都不知道,但怎幺糟蹋钱怎幺泡马子我倒是颇有心得,好在爹娘有能力多少挣了点钱,至今也没让我败光。

不过就目前情况来说,我虽然知道拿着书也看不出名堂来,但却很奇怪的放不下它,好像一天不看一会儿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我分析了一下,觉得这是一种对自己的暗示——每天强迫自己看看书,说明我已经很努力的在準备了,到时候考试就算没考好也不会有遗憾。

但问题是我由于我爸人缘十分之好,他在汉城大学那个任副校长的朋友早就当着我的面拍胸脯保证,即使我不考试也一定会入学,那我还每天捧着书装什幺样子啊?我不由得有些鄙视自己……

捧着书正沉浸在胡思乱想之中的我忽然被一个声音惊醒:「你看什幺书呢这幺用功?黄色小说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只涂着蓝色指甲油的小手就把我手里的书从我眼前硬生生的拽了过去。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她不知道什幺时候睡醒了,此刻正把半个身子趴到吧檯上歪着头翻来覆去的摆弄着我的英语教材。

「呦,我还头一次见到在西塔混的服务员有学英语的呢……As i w…wa……s ge……get……ting……on the bus……哈,公共汽车!」她皱着眉头磕磕吧吧的读了一小段,一直到bus这个单词出现的时候才舒展开来,好像为自己能找到一个认识的英语单词而高兴。

「我说你们店里经常来美国人吗?」她把书扔给我,没等我回答她的问话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会说韩国话不?……对了,你们老闆和小白什幺时候来啊?」

老实说我讨厌别人这幺和我说话,在我的思维中,一般这幺说话的人都是些自私、没耐性而且缺乏教养的家伙,眼前这姑娘虽然长得不错,但她这种连话都不能好好和别人说的女人即使美如天仙也不能让我产生好感,于是我冷冷的回答她:「不知道。」然后便抓过书继续看起来。

好在她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可能是见我态度冷淡,也可能是知道我对她产生了厌烦感,要知道这种投身风月的女人是很能察言观色的。

我静静看了会儿书,感到脖子有些发酸,便抬头打算活动活动脖子,却猛然发现她正趴在吧檯把下巴搭在手背上饶有兴致的看我。

「你看我干什幺?」我对她翻了个白眼,低头想继续看书,忽然一盒没开封的白万宝路出现在我眼前,结结实实的吓了我一跳,「你干什幺啊?!」

她咧嘴一笑,「给,我估计你肯定爱抽这个。」

我这个人有两个缺点,一是好色,二是特别容易被表面现象所影响。眼见她笑靥如花,我不由就伸手抓过了烟,心里对她的那点厌恶也转眼烟消云散了。

「你怎幺知道我喜欢抽这个?」我边撕开封纸边问她。

她得意的一笑,「我一看就觉得你抽这个最配。」

「呵呵,你看得还挺準啊~~」我点上一根问她:「你叫什幺名字?」

「我叫白兰。」她简短的回答了我,然后便忙着和熟识的服务员们打招呼。看着她那神采飞扬的俏丽样子,我嘴角不由泛出一丝笑意:这姑娘还真有意思。

小姑是陪客人一起来的,一伙人没在一楼停留,直接到二楼包房去了。我让服务员小洪看着吧檯,然后跟了上去,在包房门口拉住小姑,「老姑,把车借我开一晚上。」

我奶奶家那边一共五个孩子,除了我爹以外都是闺女,巧的是分别结婚后生下来的孩子除了我以外都是丫头——我一个独苗享受的待遇自然非同寻常。

像老姑,喜欢男孩子喜欢得要死,但偏偏生下个丫头,所以疼我疼得无以复加,比我妈对我还好。这次把我拉到店里帮忙并不是因为她身边缺少可以信任的人,事实上店里的收款採购等钱过手的活都有人干,我在店里基本上属于个闲散人员,老姑之所以让我来不过是知道了我爹娘最近开始严格控制我的零花钱,所以找个藉口给我塞钱而已。

眼下我向她借车,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反对,「又要借车?宝贝儿呀,小姑给你钱,你打车去好不好?」

「不,我就要开车去!」我摇头不依,拉着小姑的手摇了半天,「小姑,把车借我吧,啊?」

小姑终于没能抵挡住我的攻势,无奈的把车钥匙塞到我手里,「你这个臭小子……拿去,小心点开,啊?」说完又拿出五百块钱塞到我口袋里,「记得不许喝酒,别太晚回家……」

我忙搂着小姑亲了一口,然后慌忙跑下楼,小姑什幺都好,就是爱唠叨。

来到晔子家楼下的时候这小子正叼着根烟不耐烦的把身子扭来扭去,见我来了,他一步窜上车,不住口的埋怨:「你怎幺回事?电话也不开机,那俩丫头估计早都到了,快出发!」

路上车不是很多,我们很快就到了三好街,我把车调了个头开到音乐学院门口,见洋洋和宋萍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我下车来到洋洋面前,「什幺时候出来的?等半天啦?」

洋洋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说呢?」

雅 致

洋洋比我小一岁大一届,是钢琴系的三朵花之一,但我却不是在学校里认识她的,而是在金姐的酒吧里,那时候她正在那里打工,每天晚上去弹琴。

还记得认识她那天是我生日,和晔子他们几个吃了顿饭然后到金姐那里去喝酒。王凯那刚泡上的马子听说我会弹琴,非让我给她弹一个,本来我不怎幺喜欢在公共场合弹琴,但那天在场的几个姑娘包括他们给我安排的那丫头一致要求,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弹了一曲,没想到惹来酒吧里客人们的一阵掌声,这让我来了兴趣,于是便一首一首弹了下去。

等到尽兴之后发现,一个相貌十分出众,气质极其优雅的长髮姑娘正似笑非笑的站在一边,见我注意到了她,她嫣然一笑,「弹得真好……你是新来的?」

我在第一时间就打定主意要把这个女人拉上床,于是我天天去捧她场,却十分遗憾的发现这姑娘软硬不吃刀枪不入,要不是后来偶然在学校里遇到她,我想我根本就没有和她上床的机会。

知道我和她是同校同学之后,她对我的态度才发生了比较根本的变化,起码再不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了,对我来说这就是我们将上床寻欢作乐的先兆,但事实上我和她的第一次是属于半强迫性质的。

不过没让我想到的是,这美貌如花气质高雅的女人一旦放开身心却是如此狂放,与穿上衣服的她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我在她身上得到了很多乐趣,淫糜的乐趣,高雅与淫糜并存的乐趣。

洋洋和宋萍上了车,晔子说已经在歌仙定了座,于是我便拉着三人直奔青年大街。简单的吃了饭后,晔子神态暧昧的搂着宋萍说要到楼上开房,我看了看一直浅笑不止的宋萍,忍不住心痒起来:这丫头长相虽赶不上洋洋的貌美如花,但胜在身材,前凸后翘杨柳细腰,穿着冬装也能看出她绝美的身材来,毕竟是舞蹈系的学生。

晔子这家伙艳福还真是不浅,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因为我的洋洋和宋萍是老乡,这小子恐怕还吃不到嘴呢……

洋洋想是看出了我龌龊的念头,在旁边轻轻咳嗽了一声。我嘿嘿一笑,伸手搂住她对晔子和宋萍打了个招呼便出了歌仙。

「去哪里啊?」洋洋在车里问我。

我对她挑了挑眉毛,「回家,你弹琴给我听好不好?」

洋洋的俏脸微微一红,「色鬼……」

虽然马上就要去办退学手续了,但为了就近上学而租来的房子却一直没退,我把洋洋带到了这里,刚进门我就一把搂住她,没命的在她脸上亲了起来,两只手也胡乱的在她身上乱摸。

洋洋却保持着她一贯的平静和雅致,丝毫没有被我表现出来的巨大热情所感染。

我十分不满地鬆开嘴,「我说宝贝儿啊,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别光我一个人忙活,你也适当的动动手,抚摸抚摸我嘛…」

洋洋轻笑一声,「你当你是钢琴幺?我凭什幺摸你?」

我拉着她的小手摁到裤裆上,「我不是钢琴,可咱带了根儿笛子,您老凑合着摸摸看?」

洋洋没有挣扎,一只小手扣在我的胯间一动不动,脸上又恢复到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起来犹如一个恬静的仙子。

没动情吗小丫头?我亲了亲她细嫩的小脸,然后把她抱到床上,轻轻解下她全身的衣服,然后在她美丽的裸体上无所不至的亲吻起来。

「好美啊~~」我趴在洋洋的身上,用双手和唇舌玩弄她的乳房。洋洋的乳房并不是很大,只可盈盈一握,但却异常细腻坚挺,单是抚摸就能令我感到无限的刺激,更别说用嘴品嚐那对樱桃般的乳头了。

没多久洋洋就发出细碎的喘息,我抬头看去,见她微蹙秀眉,稍显乾裂的唇翕合不止,高挺的鼻尖上已经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再要一点点刺激就够了。」我得意的想:「只要在她最敏感的地方调戏一番,这丫头就会彻底疯起来的~~」于是我慢慢把身子向下滑,而舌尖一刻也没有离开她的肌肤,一道水线从她已然耸立的乳头一直延伸至体毛浓密的私处。

我分开洋洋两条雪白丰润的大腿,淫蕩的注视着她的两片肉唇,粉嫩的肉唇此刻还严丝合缝的紧紧贴在一起,但我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两片肉唇就会像朵淫糜的花一般绽放,饥渴的等待着我的冲击。

伸出舌头,我在肉唇上轻轻点了一下,洋洋的敏感再次表现出来,她猛的颤抖了一下。只颤抖一下怎幺够?我要让你不停的颤抖下去!

我用两根手指剥开她的肉唇,将她如花蕾般的阴蒂剥离到空气中,暴露在我的唇下。

洋洋已经开始持续的颤抖起来,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她在期待着更强烈的刺激。我张开双唇,温柔的将她已经轻微勃起的阴蒂含到嘴里细细的吮吸,感受着那细嫩的肉珠在我唇舌的撩拨下一点点的充血、一点点的坚挺。

洋洋终于放声高歌了。她难耐的扭动着腰肢和臀部,口中断断续续的发出动人的呻吟,一双抚惯琴键的灵巧的手此刻与我的头髮死死缠绕,把我的头用力向她的阴部压去,「好……好哥哥……再用力一点……」

我挣扎着抬起头,把一根手指深深的插入已腻滑不堪的阴道内,「宝贝儿,告诉我这是什幺?」

洋洋猛的抬起头,一双秀丽的眼死死的盯着我,「那是花瓣、是剑鞘、是…是我的逼!」她亢奋的高叫一声,用双手把两片阴唇扒开,「好哥哥,别让我等了,求你了……」

我死死的压到她身上,耸起屁股,把已经坚硬到极点的阴茎顶到她的穴口,然后低头咬住她的耳垂,「想让我操你吗?」

「想……」洋洋白如瓷器般的小脸涨得通红。

我伸出舌尖在她的耳洞里轻轻搅动,「想让我操你就求我。」

「求……求你……求你操我……」已经无法再忍耐下去的洋洋握住我的鸡巴向她的阴道内牵引,「别再逗我了……好哥哥,一会儿弹琴给你听还不行幺?」

我嘿嘿一笑,用尽全力把屁股压下去,坚硬的阴茎猛然插入洋洋体内。洋洋满足的长吐口气,把两条腿缠到我的腰间,同时紧紧搂住我的肩背,「用力……用力操……」

「别搂这幺紧啊…」我挣脱出她的拥抱,伸臂挽住她的两腿,然后狠狠的耸动着屁股,开始一下又一下的抽插征战。

洋洋持续的狂乱着,不住的左右甩动她的头髮,一手紧紧抓着床单,一手胡乱的在我胸口抚摸,她的媚态和疯狂点燃了我身上所有的慾望,我猛的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接着把她摆成雌伏的姿势,然后捧着她圆润的屁股,再度狠狠的把鸡巴刺入她的体内……

我毫不停息的撞击着她的屁股,洋洋也卖力的向后耸动着配合我的动作。我狠狠的抽插不止,一百多下后洋洋尖叫着扭动起来,阴道也一圈一圈的收缩着,几乎让我抽不出来。

我伸出手指,在她翕合不止的肛门上轻轻一戳,洋洋刚刚减弱下去的动作猛的又剧烈起来,她呜咽着呻吟着,当我把一截手指插入她肛门的时候,洋洋尖叫一声之后身子一软,终于保持跪姿轰然倒下。

我虽然还没有射精,但方纔的一阵剧烈运动还是让我消耗了不少体力。于是我也倒头躺到洋洋身边,仍还没射精的鸡巴直挺挺的竖立在胯下。

洋洋依旧伏在旁边细细的喘息。

「你还没射吧?」

「嗯。」

她从臂弯里露出一只充满笑意和满足的眼睛看我,「我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等我休息一下,然后给你弹琴听好不好?」

「好。」我侧过身子,把手伸到她的身体下面,揉捏着她因下坠而显得大了许多的乳房。洋洋一动不动的任我抚摸。

休息了一会,洋洋风情万种的翻身坐了起来,然后拉着我的手来到钢琴前。

我低头看了看还在保持勃起状态的阴茎,然后坐到凳子上,伸手掐住阳具的根部摇晃起来。洋洋咬唇一笑,扶着钢琴骑到我的大腿上,将湿润的穴口对準已经肿胀起来的龟头缓缓的坐了下来。

「想听谁的?德彪西?舒曼?」洋洋蠕动着柔软的腰肢,娇媚的问我。

「你知道我喜欢听什幺。」

洋洋答应一声,修长的双手落到黑白分明的琴键上,紧接着,舒曼那极富浪漫情调的《幻想曲》便迴响在室内。

儘管从前许多音乐大师对舒曼的作品非议很多,现代也有人说舒曼的作品不能称为古典音乐的精髓,但对古典一向不感兴趣的我却非常喜欢这位将浪漫完美的体现在作品中的音乐家,甚至将他的成就排在贝多芬之前~~当然,这是对我而言。

洋洋很清楚我的喜好,也选了一首最适合此情此景的曲子为我弹奏。

我不知该如何表达此时的感受,这已经不是纯粹的性交,而更像一种裸露的艺术:一个相貌出众气质高雅的女人赤身裸体的坐在我身上,柔嫩的阴道中夹着我的阳具,同时在钢琴上弹奏我最喜欢的曲子……

我真的有些陶醉了,下身传来的强烈刺激和音乐带给我的平静祥和纠缠在一起,让我分外感到高雅和淫糜夹杂的极度快感,我想洋洋也是一样,她同样沉迷于这种倒错的感觉,我从她浑身的颤抖和滚热中能体会到……

终于,在幻想曲达到高潮的那一刻,我再也忍受不住刺激,鬆开身上的洋洋狂乱的站到钢琴凳上,把我即将喷射精液的龟头对準她高雅细緻的脸。

洋洋的眼中同样流露出狂野,狂乱到手指已经不能弹奏出正确的音符,终于在她把双手拍到琴键上发出一声杂乱巨响的同时,我搓动着阳具喷射出来。

同一刻,洋洋闭上双眼张开嘴,把刚刚喷洒出第一股精液的龟头吮到口中…

诱 惑

其实除了在床上外我并不是很在乎洋洋,换句话说,我喜欢和她做爱却不爱她。相信她也一样,与我上床只不过是慾望的驱使罢了,现在这个社会里,可以宣洩的渠道与人太多太多了。而我在寻找的女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日子还是按部就班的度过,似乎一成不变,又似乎变幻无常。

由于父亲反对,我不再去小姑店里帮忙,而是老老实实的去上学,父亲要我在正式退学以前正经的上几天课,于是我恢复了一个学生的身份,每天忙着在学校里拈花惹草,有机会就领着洋洋回到出租屋里做爱弹琴,日子还是很愉快的。

某天,小姑打电话要我去店里一下,说有点事情要我帮忙看看,正好下午没事,我便来到店里。

其实根本就没什幺事情,小姑不过是因为好几天没见我有点想我罢了,另外店里需要招两个服务员,小姑要我给她写张招人告示。

我的毛笔字虽然不怎幺样,但多少在名师手下学过两天,唬唬外行人还是可以的。我抬头看看围在一边的几个服务员和几个早来的小姐,虚荣心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之后才运了口气,捏着毛笔狂草了一番。

告示贴出去之后,我看着桶装的墨汁和毛笔,竟少见的心痒起来,于是我反着铺开另外一张红纸,提笔在红纸白色的背面画了副兰花,然后在旁边顺手题了两句杜甫的《佳人》: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本还想把后面两句也写上去,无奈实在想不起来了,只好作罢。

不过这两句与这副兰花的意境倒是十分吻合。自我陶醉一番之后,我走到吧檯里面,打算把酒摆上架。

忙活完了之后,我打算上楼和小姑说说话然后回去找洋洋,忽然一个声音在我旁边响了起来:「今天不学习啦?」我扭头一看,原来是白兰。

「这几天怎幺没见到你啊?」白兰坐到吧凳上,还是像那天一样用双手支着下巴,「我还和小洪打听你了呢,怎幺,不在这儿干啦?」

我没有回答她,却反问回去:「你呢?以后就在这儿了?」

白兰伸手顺了顺头髮,把小嘴一撇,「不,我哪儿有台去哪儿……现在就在一家呆着根本都挣不到钱,昨天我在这儿呆了一晚上才坐了一台,还好,我陪的那老头还挺大方~~」

「这里生意不好吗?」我有些奇怪。

「那倒不是,你家在西塔这片生意算不错的了,就是我和你家的服务员没几个认识的,都不给我安排台。」

「呵呵,那就得怪你自己了,你要是专心留在这谁还能不给你安排台啊?」我摇摇头笑说。

「对了,你叫金夜是吧?」白兰眨着一对眼睛问。

「你怎幺知道的?」我有些奇怪。

白兰却没有接过话去,而是歪着脑袋看着什幺。我顺着她看的方向望去,发现我刚才画的那副兰花正静躺在那里。

「这是谁画的?」白兰扭头看我,「是你画的吗?」

我点点头。白兰便伸手拿过那张画细细的端详,而我则仔细的打量起她来。

其实白兰长得很好看也很清纯,不过那一头红髮和她的言谈举止让人能感觉到风尘之色,破坏了她本质上的清纯气质。

「哎~~我说,你这副画能不能送给我?」白兰抬头看我,一脸企盼之色。

「反正这画原本的归宿不过是垃圾箱,你要是喜欢就拿去好了。」我很大方的把兰花送给了白兰。

咦?兰花——白兰……我忽然明白了她喜欢这副兰花的理由,儘管画得并不好。

那天白兰好像没有坐檯,一直坐在一个角落里看那副画。

情 动

几天后,我再次来到小姑的店里,不为别的,实在是手头有些紧了,来和小姑讨点零花钱。亲爱的小姑从来没让我失望过,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唠叨,但却仍旧把钱包里的现金都掏出来给了我,七八百呢。

我心满意足的来到大街上打算叫辆车去找晔子和王凯一起去喝花酒,却意外的接到黄河的电话,这小子和我一样也是作曲系的学生,和我不是一个班,但唯一的嗜好却和我相同——女人。

「金夜啊,你小子在哪儿呢?」电话里黄河的大嗓门传了出来。

「什幺事啊?」

「现在有时间没?过来啊?今天哥们儿阴曆生日。」

除了晔子他们几个之外,我最喜欢和黄河一起出去玩,于是我忙答应下来,并询问他的位置,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也在西塔,此刻和几个平时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已经在庆会楼就座了。

「你等着,我这就过去。」

我刚要挂断电话,黄河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我说你别忙着挂,今天咱这边都是自备马子,你过来的时候也带一个,别忘了啊?」

这有何难?我把记忆里的传呼和电话挨个拨过去,得到的结果却让我十分意外——姑娘们不是出不来就是有别的事。

怎幺办?就这幺过去?岂不是让黄河他们几个小瞧了本公子~让洋洋过来?这是不可能的,从我们第一天上床开始洋洋就一再嘱咐我不要把我们的关係在学校里宣扬,我不知道原因,也不想知道,但起码的尊重还是要给她的。

我在街边绞尽脑汁的企图想起还有没有从记忆中漏网的姑娘,同时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拿出烟叼了一根在嘴里,却怎幺也没找到打火机。

这时,一只拿着打火机的小手伸到我眼前,轻轻一动,一蓬火苗升腾而起,我扭头看去,白兰正微笑着站在一边,她身穿一条黑色紧身皮裤,同色的高腰皮靴,上身一件白色高领的紧身羊绒衣,一身装扮十分突出她的身材,竟然不比宋萍逊色多少!

我的眼光在她身上从下到上来回溜了几遍,然后盯着她高高的胸脯问:「大冷的天儿你怎幺连个外套都不穿?不冷啊?」

白兰指了指旁边的美发厅,「大衣在里面呢,我正要做头髮,见你在这里我就出来了。」

我嘿嘿笑了一声,却不知道该和她说点什幺好。同时又想起姑娘的事情……等等,马子?这不就是现成的吗?我高兴起来,却没想到她是否会同意当我的临时女友。

白兰听了我的请求,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然后转身进入髮廊穿了件皮半大出来,然后乖巧的把手臂伸到我的臂弯里挽住了我,好像真是我的女友一般。

黄河他们见到白兰的第一印象是惊艳,回过神之后连连向我比大拇指,这令我在吃饭期间一直保持着十分得意的状态,以至于连黄河他们带来的几个姑娘都有些不乐意了。

吃过饭,几个人提议找个地方边唱边喝,当时韩国人开的「哆来咪」条件一流,包房大音响好,于是大家决定去那里。

去了后服务员告诉我们包房已经满员,如果愿意等的话有一桌客人已经玩了一下午,大概马上就要退房了,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等,于是服务员把我们引到厅里,要我们坐着等。

虽然常来这里,但哆来咪一楼这个厅我还是第一次进来,也不知道这里居然有一架钢琴。

搞音乐的人都有这毛病,见到自己熟悉的乐器便不由自主心痒难熬,黄河钢琴弹得还可以,见到钢琴二话不说便坐了上去,也不管让不让客人弹就自弹自唱放声高歌起来,惹得厅里厅外几个服务员都跑来听。黄河得意起来,一首一首唱下去,声音也越发高亢,连临街的窗户玻璃都被震得嗡嗡直响,我和那几个小子连忙把他拉下来,「我说哥们儿,你别把钢琴震塌了,咱们可赔不起啊~~」

黄河想是已经过够了瘾,很配合的坐到沙发上,得意的搂着自己的马子自卖自夸:「哥哥唱歌好不好听?琴弹得好吧?我可是沈音尽人皆知的情歌王子…」

我虽然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卖弄,但却忍受不了黄河嚣张的样子,于是坐到钢琴前,打算也自弹自唱一首把黄河的嚣张气焰压下去。

白兰笑嘻嘻的坐到我旁边,「你也要弹琴啊?你会吗?」

我一愣,这才知道白兰原来对我的一切一无所知,不过这又有什幺关係。

「当然会了,你不知道,我在瀋阳音乐圈里有个外号…」我扬起头甩了下头发,「…叫钢琴王子。」

 

黄河在旁边哈哈大笑,「大哥你可闭了吧,还钢琴王子呢,告诉你白兰,这小子不是钢琴王子,是钢琴犊子!哈哈……」

我没理他,眼睛看着白兰,「你喜欢听什幺歌?」

白兰略带嘲讽的笑了笑,「看不出你这小服务员会的东西还挺多…你要是真会的话就给我弹个『大约在冬季』好了…」

我忽然想起一个叫做《绿卡》的美国电影,里面的男主角是个法国作曲家,为了获得美国籍而和一个美国女人假结婚,两人出席一个宴会时有人要求作曲家演奏一曲,可那美国妻子却不相信他会弹琴,那个场面让我心有感触了很久,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我什幺时候也来上那幺一把,让人大大的吃惊一次。

于是我模仿着电影中男主角的架式,将两手胡乱的拍到琴键上,一阵噪音响起,引得黄河他们几个的马子纷纷娇笑起来。

白兰好像有些挂不住脸,忙拉我的衣服小声说:「行了,别丢人了……」我看着她的小脸微微一笑,双手轻轻抬起再放下,开始了大约在冬季的前奏。

琴声响起之后,几个小姑娘停止了笑声,白兰也一脸惊讶。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我也很喜欢这首歌,渐渐的陷入其中。偶尔转头看看白兰,发现她正癡癡的看着我,眼中儘是温柔之色。

醉 酒

那天我喝了很多酒,以至于平生第一次因醉酒而不省人事,只是依稀记得白兰一直不停的照顾着我,还有——似乎我还做了场模糊不清的春梦。

次日醒来我才发现昨夜的春梦其实是真实的,我和白兰正赤身裸体的抱在一起。

「你醒啦?头还疼不疼?」白兰被我惊醒,她揉揉眼睛,然后伸手抱住我,「昨天劝你也不听,喝了那幺多酒……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坐起身来,被子从她身上滑落下去,露出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和纤细的腰肢。

我一把拉住她,「这什幺地方啊?」

她重新倒下,抚摸着我的胸膛说:「我家啊,昨天要不是你朋友帮忙,我自己一个人根本就不能把你搬上来,死沉死沉的……」

她丰满细腻的乳房紧贴着我,让我一阵心痒,我转身面对她的小脸,「那咱俩昨天有没有做什幺?」

白兰未施粉黛的脸看起来更加娇艳清纯,听我问她,她一张嫩白的小脸顿时红了起来,「你这坏家伙,喝醉了还使坏……」

这幺说就是做过什幺了?我心里不由有些打鼓,在那种情况下做肯定没有带套,如果她有病怎幺办?

「怎幺了?头疼吗?」白兰见我不语便以为我是酒后难受,却不知我正动着什幺样的念头。

我摇摇头,心下核计着怎幺样才能不动声色的确认一下她有没有花柳病什幺的,想了一会儿没想出什幺好办法,看来只能直接观察一下她阴部的情况了。于是我装成色心大动的样子,伸手掀开我们盖着的棉被,「我不是头疼,是下面难受了!」

白兰直骂我是色鬼,却乖顺的躺着任凭我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看看差不多了,我翻身趴到她的两腿之间,却惊讶的发现白兰的情况与我想像中的景像有着巨大的差异——她的两片肉唇粉腻娇嫩,看起来乾乾净净,而且一丝异味都没有,根本就不像一个风尘女子所该拥有的,她的阴部看起来居然比洋洋的还要清爽还要紧凑。

我有些吃惊,同时发现白兰的阴部正悄悄的引诱着我的性慾。

可她的一句话却犹如一桶冰水浇到我头上:「不用担心,我没病。」

我十分尴尬,却装做没听到的样子,「你说什幺?」

白兰看着我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才说:「没什幺……我什幺也没说。」

「真的?」我紧咬着不放,「我明明听你说了句什幺…」

「没有,真的什幺也没说。」白兰有些急了。

我鬆了口气,也不敢再抬头看她的眼睛,于是便低下头继续欣赏她美不胜收的阴部。

看了一会儿,我发现白兰的两片阴唇竟然渐渐湿润了起来。我轻笑一声,伸手摸了上去,用指尖在那条肉缝之间轻轻搔刮,白兰哼了一声,身子微微扭动起来。

阳具已经坚硬起来了,我爬到她身上吻了她的嘴唇一下说:「白兰,你下面湿了……想不想要?」白兰俏脸泛红,目光飘忽不定,不敢和我对视,却轻轻点了点头。

「想要就握着自己塞进去!」

听了我的话,白兰的脸色更加红润,她紧紧闭上眼睛,一只小手却向下伸去轻轻的握住我滚烫的鸡巴摆到她的穴口。我挺了挺屁股把龟头生生顶进去便不再动作,白兰等了半天,也许是觉得奇怪,她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我小声问:「老公你怎幺了?」

话音刚落,我便狠狠的把鸡巴插到了底,没有防备的白兰被我这一下干得闷哼一声,身子也拱了起来紧紧的贴着我。

她的阴道十分紧窄,里面的嫩肉死死纠缠夹束着我的肉茎,让我感到异常舒爽。

我蜷起腿,将她的两腿拱起,然后活动着屁股,用力的把鸡巴一次次操进拔出,没几下白兰就呜咽着呻吟起来。

也许是因为喝了酒也许是因为白兰的小逼太紧窄,正当全身的慾望被充分调动起来的时候我却感到后脊一阵酸麻,进入她体内不到两分钟精液就不受控制的喷射出来,而我的慾望却依然高涨。

射精之后的阳具软了下去,我沮丧的歎了口气瘫在白兰身上。

白兰抚摸着我的后背咬着我的耳垂,「老公,你酒还没醒利索呢,不行就别乾了,等缓过来了再干,啊?」

这怎幺行?我还有满腔的慾望要发洩呢。

我翻下她的身子靠在床头分开两腿,把已经彻底软下去的还沾着精液的阳具暴露出来,「白兰,你帮我用嘴弄弄,我还想干。」

白兰担心的看着我,「你真的没事啊?没醒酒就这样很伤身子的。」

我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居然就冲她吼了起来:「你怎幺那幺多话?到底做不做?!」

白兰明显的慌乱起来,她手忙脚乱的爬到我的两腿之间迅速的把疲软的阳具含到嘴里吮着,居然连擦都没擦。

「把头髮撩起来。」我把双腿再分开一些,并顺手在背后垫了个枕头。白兰伸手将遮挡在她脸前的柔顺长髮撩到耳后,让我清楚的看到阳具在她红唇之间进出的情景,同时我注意到她的脸色已不像刚才那般红润,而是有些发白。

我这是怎幺了?

看着白兰赤裸着美好的身体伏在胯下拚命讨好我的样子,我不由疑惑起来,我这到底是怎幺了?白兰不曾欠我什幺,而且在我近似性无能的情况之下我凭什幺对她呼呼喝喝?凭什幺让她近似屈辱的服侍我?

那她呢?她又是为什幺对我唯命是从?她为什幺要听我的?

答案很快就在我脑子里形成了。

白兰是不曾欠我什幺,我也没有权力对她要求什幺,但我之所以在与她见面不过三次的情况下如此自然的要求她给我口交,无非是因为她的小姐身份。我欣赏那些美丽的卖笑女孩,也和她们上床寻欢作乐,但我从来就没有把她们当做有资格和我平起平坐的人,在骨子里我从来都是自傲的,从来都是看不起她们的,在我的内心深处,大概只有洋洋那种女孩才有资格得到我真心的青睐。

而白兰对我如此的理由更加简单——这姑娘已经对我动情了。

想通原因的我并没有产生愧疚之心,相反,这些得出的结论却猛然让我热情高涨,看着卖力给我吮鸡巴的白兰,我忽然渴望狠狠的蹂躏她一番,这个念头让我的鸡巴迅速的膨胀起来。

我缓缓坐起,又缓缓站直了身子,白兰没有鬆口,随着我站起也立直了上半身,等我站定之后,她抬眼看着我,同时加快了吞吐的速度。

我伸手捧住她的小脸,「我要用力了,你难受的话就说出来,嗯?」

白兰点了点头,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我缓缓的活动着屁股,慢慢的把鸡巴向她口腔深处捅去,再慢慢拔出来,如此几次之后,我渐渐加快了速度,用力的在她口腔内寻找着快感。

原来肆无忌惮的操一个女人的嘴是如此的令人快乐,从前我只享受过女人对我的口交,却从没尝试过象操逼一样操女人的嘴,这最初的体验让我渐渐疯狂起来。

我把鸡巴在她口中左突右顶,插进抽出,沾满白兰口水的肉茎此刻在她的两片红唇之间显得那幺的淫糜,淫糜得令我的龟头越发敏感,偏偏白兰也在一刻不停的配合着我的抽插,紧束着嘴唇吮着蠕动着舌头舔着,我再也不能控制强烈的快感,肆意的在她口中喷射出来。

射精后我感到无比的疲倦,于是我鬆开白兰倒在了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

白兰又蜷到我的两腿间,伸出舌头把我的鸡巴清理乾净,然后小猫一般躺到我旁边,轻吻着我的胸膛问:「舒服吗?」

我却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白兰,你喜欢我啊?」

「嗯,喜欢。」

「我们才认识多长时间啊?算上昨天好像是第三次见面吧?你怎幺喜欢上我的?」

「我呀…」白兰趴到我身上,温柔的看着我,「上次,我看到你画的兰草以后就喜欢上你了。」

「就这幺简单?」

「嗯……」

我没追问下去,可心里却不怎幺相信她说的——哪有这幺容易就喜欢上一个人的?反正我是没见过。

眼 泪

我虽然并没有喜欢上白兰,但却还是接受了她,因为这个漂亮姑娘允许我在她身上干一切事,她这种摆明了奉献一切的态度让我人格中的阴暗一面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在她身上我尝试了种种变态的做爱方式,口交、乳交、肛交,甚至轻度的虐待,兴致来的时候,我甚至让她在一两个小时之内不间断的给我舔肛门,而我在她身上乾的所有一切从来没有让她不满过。

我不知道她为什幺这样,也不想知道,因为我不喜欢她,在我眼里,白兰从来都只是一个小姐,只是我一个临时的性伙伴。

而在与白兰交往的同时我还与洋洋保持着每週一到两次的性生活,与和白兰在一起时的放蕩狂野不同,洋洋和我的性爱是平和而温柔的,虽然不爱她,但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可事情总有着种种令人不能接受的变化。

我和洋洋在别人面前一直深深的掩盖着交往的事实,但在一次和同学喝酒的时候,我却因为虚荣向别人吐露了我们的关係。

第二天,这个消息就传遍了钢琴和作曲两个系。我本以为洋洋会生气,可洋洋却只是长长的歎息了一声。

那以后,洋洋便一改常态,公然在学校里和我出双入对,除了上课以外我们基本上都黏在一起,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去北京办理签证。

临走的头一天晚上,洋洋迸发出巨大的热情,她一次次的向我索取,似乎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般,我以为这只是恋人短暂分别时候的正常心态,却没想到那是另有原因的。

从北京回来以后,我到学校正式办理了退学,之后却发现洋洋不见了,别人告诉我洋洋已经退学回家了。

这是怎幺回事?我找到宋萍,宋萍歎了口气,什幺都没对我说,只是把一封信交给了我,那封信是洋洋写给我的。

回到家里之后,我打开信仔细的读了起来。

「金夜,对不起,我走了。

你从没问过我家里的情况,我也没想过要告诉你,因为我不愿想起那一切,那只会让我心疼。

你知道吗,我爸爸是个事业成功的企业家,因此我家里很有钱,从小我就像个公主一般生活在幸福之中,却从来也不知道幸福也是有代价的。

就像文成公主一样,从小享尽荣华富贵,但到头来却不得不为了所谓的国家利益牺牲自己的终身,去嫁给一个自己并不爱的、甚至根本不认识的男人,儘管她一生都不会受苦,但又有谁知道她内心的伤痛呢。

金夜,我一直没对你说过我喜欢你,但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快乐感到幸福,很多次我都想对你说我真的很想嫁给你做你的妻子,但那是不可能的,我的命运早就被决定下来了。

你知道吗?早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就有未婚夫了,他是我爸爸朋友的孩子,我根本不喜欢他,不想嫁给他,但却不得不遵从父亲大人的命令,我没有勇气为了爱情而抛开父母,他们给了我那幺多爱和幸福,我不能让他们伤心。

知道我不许你公开我们关係的原因吗?那是因为我奢望能和你多度过一些日子,多感受一点你对我的爱。如果咱们的关係公开了,我家里很快就会得到消息的,那样他们就会逼我回家……你瞧,你和人说了我们的事之后我家里这幺快就知道了,他们让我回去,回去嫁给那个男人……

我不想走,不想离开你,但我不得不走,对不起你,我亲爱的金夜、亲爱的男人……

亲爱的,我不会忘记你的,如果你将来回国了结婚了,到那个时候我会去找你,继续弹琴给你听,继续做你的情人,但在你结婚之前我不会去找你,因为那样对你不公平……

所以,请你暂时忘了我,但不许永远忘了我,因为我还想坐在你怀里弹琴给你听,弹德彪西的,弹舒曼的……」

我流泪了。

洋洋,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从没给过你什幺,甚至连一句喜欢你都没对你说过,我不配得到你的感情。

抚摸着如洋洋皮肤一柔软的纸,我发现信上一处的几个字模糊不清,那是一滴眼泪的痕迹,洋洋的眼泪。

失去洋洋后,我消沉了很多日子。我关掉手机,拒绝外出,整天呆在家里看书,企图以此来摆脱郁闷的心情,但没多久我就发现这个方法并不奏效,除了对洋洋的思念与日俱增之外,一种令我抓狂的烦躁也积聚起来。

小姑来的时候见我脸色不好,便极力让我出去转转,散散心放鬆一下,我觉得那样也好,便和小姑借了车,漫无目的的在市里绕起圈来,也不知开了多久,我忽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白兰家楼下。

 

 

本想掉头开走,但出现在脑中的白兰却让我心里一痒,我可好久没见到这丫头了,既然来了何不上去看看,反正和她做爱又不是什幺难受的事。

上楼来到她家门口,猛的想起白兰曾给过我她家的钥匙。我翻出钥匙包,把那把钥匙找了出来,然后插进钥匙孔……

白兰在家。

她躺在床上睡得像个孩子,我的心里不由泛起一丝温柔——洋洋走了,但我还有白兰,虽然我并不喜欢她,但有这幺个漂亮的女孩子奉献给你全身心的爱,多少会让人感到舒服。

我拨开她脸上的头髮,低头想吻吻她的小脸,就在这时候,卫生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我扭头看去,发现一个面貌英俊的男孩子正惊讶的看着我。

白兰啊白兰,你口口声声说爱我,难道你的感情就如此廉价?但关于她把感情和肉体给谁这个问题本就和我没关係,我和她之间本来就是个错误,她说过爱我,却没说过要做我女朋友,也许这本就是坐檯小姐们对待自己感情的方式吧?

我看着那个还在惊讶的男孩笑了,心态十分平和。然后我站起来走到男孩面前,从钥匙包里解下白兰给我的那把交到他手里,「等她醒了替我还给她。」

男孩傻乎乎的点了点头。我收好钥匙包向门口走去,背后忽然传来白兰的叫声:「老公?!?」

我回头,见白兰坐在床上一脸惊喜的看着我。

我对她笑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白兰疑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个男孩,忽然脸色变得煞白,「不是的不是的……」

「你接着睡吧,我走了……对了,钥匙我还给你,在他那儿呢。」我对男孩点点头,然后走向大门。

「老公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白兰从床上蹦下来跑到我背后死死的抱着我,「他是我姨家孩子,是我表弟,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我费力的转过身子,看了看从她鬆散开的睡衣里露出的一片雪白肌肤,「你不用和我解释,我根本就没怪你,他是你表弟也好是你什幺人也好,那都和我没关係,本来今天来这儿也没什幺别的事情,只是想和你告个别,我要走了,去韩国。」

「什幺……」白兰的身子颤抖起来,「你……要出国?你不要我了?」

白兰好像浑身没了力气,顺着我的身子瘫坐到地上,双眼空洞无神。我有些不忍,但还是硬了硬心肠走了出去。

其实在白兰抱着我解释的那一刻,我已经相信那个男